首页 > 外语培训 > 英语培训 > 焦点资讯 2019年儿基会黔西南州乡村英语教师培训班圆满结束 时间:2019-08-29 15:06:21 作者: 点击数:
8月17日,为期七天的贵州省“2019黔西南州(安龙)乡村英语教师培训班”圆满结束。培训班由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“点亮社会发展项目”捐助,北京外国语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承办。 通过培训,学员的英语教学实际应用能力有较大提高,知识储备得到扩充。培训班为帮助广大农村学生提高英语学习水平提供了助力。 乡村学校英语教师,尤其年轻教师人才储备不足,一直是阻碍当地教学水平提升的难题。 英语教师人数欠缺也是问题之一。 王安辉,来自兴义市昌文学校,从教28年,现教两个班,共100多名学生;杨咏淇,来自安龙县第六中学,现教两个班,共100多名学生;卢加祥,同样来自安龙县第六中学,现教两个班,共100多名学生。 类似上述情况,在乡村英语教师中较为普遍,甚至有一个教师教两三百名学生的情况。 教师“跨界”教学,并非英语专业毕业,是乡村学校英语教学存在的另一个问题。 杨咏淇经过两年专业学习,从1999年开始教授英语,到现在已经20年了。虽然一线教学经验丰富,但由于非科班出身,他一直在教学中要求精益求精,能够参加此次培训,更令他充满期待。 卢加祥大学学习的是物理专业,“在系统教学上存在欠缺,我自己一直是摸着石头边学边教”。 卢加祥所在的安龙县第六中学,大部分生源是留守儿童。“老师要付出很多教学之外的精力,比如家访,了解学生家庭情况等等。除了英语教学,他同时担任班主任一职,平日里要负责学生行为规范养成教育。“留守儿童本身就缺少关爱,自然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和时间”。 举办贴近一线教师需求、具有较强针对性的乡村英语教师培训的必要性可见一斑。 陈娇,来自兴义市昌文学校,教龄7年。她从前认为教学和教育是分离的,教学为主,教育只是顺势而为。“以前觉得学生学不好,是学生的问题。今后,我会思考是不是问题出在自己身上”。 这次培训,有的授课老师已经五六十岁了,讲三个小时的课,始终富有激情。 付学军,北京教育学院外语系退休教师,在演示如何组织课堂游戏的时候,又唱又跳,完全不像一位已经退休的老教师,整节课学员都不觉得枯燥。“他们的热情感染了我,让我相信‘用我们的力量去改变孩子的未来’,不是一句口号”。 付学军在教授《初中英语教学技能》课上说的一句话,令杨咏淇印象深刻:和学生发生冲突,是因为老师和学生的想法不在一个频率。如果老师习惯用自己的权威命令式地教学,是不会有好效果的,“一席话,点中了自己的要害”,杨咏淇说。 在徐立新老师的课上,王安辉起立朗读了一段英文,抑扬顿挫,声情并茂。课后,他高兴地说,“自己彷佛回到了大学时代”,徐立新说的一句话让他记忆犹新:English is not only a subject,but also a useful tool to communicate.“老师让我们把这个观念一定告诉自己的学生,‘要把英语当做一门交流的工具’”。 5天的培训很快结束了,学员们普遍感到意犹未尽,“希望培训能延长到15天”。虽然略带遗憾,但也正因此,大家非常珍惜这次培训,“有机会我希望还能来,感谢儿基会给我们提供这样的平台”,卢加祥说。 徐立新,北京外国语大学副教授。去年他就参与了黔西南州(安龙)乡村英语教师的培训工作。 让他感到欣慰的是,受训老师自身的英语水平一期比一期强,除了当地教育部门工作抓得紧,另一方面,也受益于年轻教师的加入。“大家有一种热情,一种源自责任感的热情”。 每届培训班的培训内容根据当地教师的水平和需求不断进行调整。 “一开始是培训语言技能,后来一半语言技能一半教学技能,现在侧重点在教学技能”,徐立新说,受训老师最需要的是对课堂教学有直接帮助的内容,或者是对促进教学思考有益的点子。 徐立新教授《中学教师课堂话语与教学能力呈现》课程,将中英文存在的语言差异作为切入点,目的是培养老师们敏锐捕捉中西方文化差异的能力,它是学好英语的关键点之一,“这就是从表层的语言技能,深入到核心的教学技能”。 再比如,带给学员们国际上最新的教学理念。 兰华燕,来自贵州安龙县第五中学,17年教龄。“我觉得自己教学经验还算丰富,但这次很多新观念打破了我以往的认知”。以前,兰华燕会在上课前,先让大家复习一下上一节课的内容,再开始讲新课。而最新的研究表明,一般学生集中注意力的时长是30分钟,因此,每节课前30分钟的时间适宜学习新内容,复习时间最好安排在课程靠后的部分。 由于国家对农村中小学建设的重视,乡村学校的硬件设施较以往有了很大改善,但在软件方面尤其师资力量的培育还有待提升。“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”,人才的储备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,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将继续推动乡村教师培训常态化开展,惠及更多乡村地区学生。